当前位置:小说 >> 徐少逼婚之步步谋心 >> 第一百八十八章:午后病房,她与他的纠葛
徐少逼婚之步步谋心 第一百八十八章:午后病房,她与他的纠葛
    生活并非总是平淡无奇,那些波澜起伏可能存在于不经意之间。

    s市得事情,旁人或许不懂这其中的风波暗涌,但赵波无疑是懂的。

    身为徐家的追随者,有许多事情他比旁人知晓的多一些,就此次世间而言,他知道,这是一场权力与权力之间的角逐和斗争。

    而安隅呢?

    她在这场斗争当中扮演的是一个什么角色?

    旁观者还是参与者?

    这日上午,他临出门时与赵清颜坐在屋檐下聊了会儿。

    当赵清颜将手机递过来给他看着八个字时,有那么一瞬间,赵波好似看见安隅站在自己跟前,一字一句的咬牙切齿的同他说着这八个字。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赵波有足够的理由相信,安隅这八个字,或许真的是说给赵家人听的。

    而赵清颜何尝不是这种感觉?

    看到这八个字时,她想到的是安隅在赵家受摧残的那些年。

    他们用权利权势碾压她踩踏她,且还将她驱逐出境,这些,哪一样是法律容许的?

    好似都不是。

    赵清颜静默半晌,轻言开腔问道,“爸爸,如果有朝一日我们成了清颜和雨风呢?”

    这是一句致命的询问。

    这话的片面意思无疑是在问,如果有一天,安隅对我们也痛下杀手呢?

    这话,让赵波沉默了。

    许久之后,他才道;“不会。”

    但这声不会,没有丝毫的底气。

    这日清晨,离家之后,赵波有一段格外沉默的光景,关山坐在前座频繁将视线落在身后人身上,但却不敢询问半分。

    对于安隅,赵波一直以为她是一个不定性因素,他一直以来,将亲情这个东西这个东西看的太重,他想,安隅即便在如何痛恨赵家人,也会给她母亲的后半生留一条路,可后来,他才发现,并没有。

    她不再乎胡穗在赵家是否会寸步难行,也不在乎胡穗后半生的幸福,她要的,只是自己高兴。

    她要的,只是将那些曾经伤害过她的人悉数是绳之於法。

    赵波想,他活了大半辈子了,却依旧看不懂安隅这年轻姑娘的心里。

    她不清楚安隅是想将主谋悉数送走,还是想一锅端了赵家。

    如果是前者尚且还能忍,可如果是后者呢?

    说什么情深义重,大家在利益选择时谁会真的傻到将利益让给别人?

    赵波犹豫了,踌躇了,他在想,到底是守株待兔还是亡羊补牢?

    而这边,徐氏集团公共部本是在商议如何将这件事情推上巅峰时,有人拿出手机看了眼,而后唤道;“徐经理。”

    徐子矜听闻声响,将视线从电脑中抬眸望向生源之处。

    那人伸长手,将手机从桌面上推到她跟前;“安律师发声了。”

    话语落,众人纷纷从兜里掏出手机去一探究竟,包括徐子矜本人。

    她无法形容自己当时看到这简短声明是的心情,复杂?纠结?难以置信?亦或是感到震惊?

    都有,这些思绪在她脸面上齐齐变化。

    而变化的何止是他。

    下面,有人道;“安律师真是推波助澜的好手,这样一来,我们好像也不需要怎么费力了。”

    “是啊!”下方有人应允着。

    一来一去,及其简单的话语,但让徐子矜的面色难看了数分。

    许久之后,她问;“那不若把安律师挖过来好了,大家都可以放假了,如何?”

    这是一句从管理者口中说出来的冷嘲的话语,众人闻言,稍有惊颤,随后悉数缄口不言,止了话语。

    为首的,徐子矜缓缓起身,将手中电脑阖上,话语冷沉道;“不要将期望寄托在别人身上,除非你们想失业。”

    言罢,她起身离开。

    从座位到办公室门口仅是一小段的距离,而徐子矜却走出了人生百味。

    百态人生在这小段的距离中齐齐上演,快的让她抓不住。

    对于徐绍寒此时s市事件,她是知晓的,且自己还是这规划人之一,在此之前,她原以为,跟徐绍寒并肩齐行的人或许只是她,也只有她。

    可此时,当安隅一通声明在业界内搅起轩然大波时,她沉思了。

    犹豫了。

    事情本身到底还该不该如此进行下去?

    行至会议室门口,她伸手推开大门,而后,那佯装坚定的步伐才缓缓虚浮了一下。

    徐子矜想,倘若有朝一日有人取代了她的位置,她该如何?

    前路漫漫,荆棘众多,她该如何自处?

    该如何在这个虚浮的世界找到一个安身立命的根本?

    该如何继续?

    2007年10月,安隅的这通声明或许成了某些人这一生的转折点,也成了某件事情起因。

    当多年之后,她醉酒之后同好友回首往事,直道自己悔不当初、悔不当初。

    这日下午,安隅困了,在徐绍寒的病房里和衣躺在沙发上补眠,而尽管在此之前,徐先生一直强烈要求她上上床休息,且还直言愿意将病床分她一半。

    徐太太一句话将人给怼了回去;“我没病。”

    那无疑是说,你有病你用着。

    我好着。

    于是,沙发成了她的修整之地。

    下午时分的阳光早已不见踪影,最起码在病房里见不到,安隅窝在沙发上,长发未散,随意披在脑后,有些许,不听话的落在了地面上,调皮的很。

    徐绍寒唤来周让,眼神示意他弄床薄毯给人盖上。

    后者会意。

    转身出去在进来,手中多了床薄毯。

    安隅想,她这一觉你若是让她睡到晚上去,也是行的。

    只因、半夜未眠又加上白日心理负担过重,她此时,需要的是休息。

    需要补充能量,需要让脑子清醒。

    而现实与想法总爱和大相庭径的,比如,她完全没想到自己会在推门声被吵醒,更甚是完全没想到一抬头会看见徐子矜站在门口。

    四目相对,二人眼眸中都稍有震惊。

    且最后,还是徐绍寒开口打破这无声的尴尬“怎过来了?”

    “担心你,过来看看,”她说,且视线落在躺在沙发上的安隅身上,问道;“怎睡沙发了?”

    安隅半撑着身子起身,一头长发乱糟糟的,并未急着回答徐子矜的话,反倒是将午休被吵醒的不悦落在了徐绍寒身上。

    徐绍寒心想,他也是委屈,旁人是可以拦住的,但徐子矜,到底是自家人。

    “吵着你了?”他问,话语温软。

    “我现在说没有会不会太假?”她问,这话意思明显。

    “怪我、来的太急切,”徐子矜在中间倒是说了句圆滑话。

    但就是这圆滑话让安隅有些不高兴了。

    冷涔涔的视线落在徐绍寒身上。

    空气中的逼仄一闪而过,徐子矜来,说是没带目的明显是假的,但她既然来了,又怎会空手而而归?

    “安隅,我跟绍寒说点事情。”

    这意思明显,闲杂人等皆数避让。

    “直接说就是,这里没外人,”这话,是徐绍寒说的。

    大抵是知晓安隅对徐子矜不满,此时若是顺了她的意。

    为难的,只怕是自己。

    而安隅呢?

    怎会不明白女人之间的心里,她倒也是没有为难徐绍寒,起身将毯子放在沙发上,离开了病房,给这二人腾出了空间。

    她倒要看看,徐子矜能翻出什么大风大浪。

    对于徐子衿,安隅素来随心情。

    病房内,面色微微寡白的男人望着徐子衿,而后者,同样用如此姿态望着他,“这不在计谋之内。”

    “额外附加,”他开口直言。

    “安隅呢?也是额外附加?”

    “你想问什么?”他问,话语清凉。

    没有丝毫兄妹之情,相反的多了丝丝凉意。

    徐绍寒直白的询问让徐子衿心头一颤,许是他的话语太凉了,凉的徐子衿即将说出来的话语噎住了。

    “你觉得我想问什么?”

    “我不知道你想问什么,”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更叫不醒一个不愿在你面前醒来的人。

    徐绍寒无疑是这种人。

    他不想懂,所以无论徐子衿如何问,他也不会开口言语何。

    话语落地,徐子衿有片刻的沉默,良久之后,她如此问道“所以呢?我该退位让贤吗?”

    徐氏集团公关部经理,乃整个徐氏集团耍嘴皮子最厉害的人,可在徐绍寒跟前,到底是差了点。

    “子衿,事有缓急,位有轻重,你应该知道我是何想法。”

    “我不知道,”她开口,劫过徐绍寒的话语,随即再度恶狠狠开口道,“我只知道,你这是在夺去我安身立命的根本,你明知道我现在如同海上浮萍,需要一个救命之物,可你呢?,”

    “你对不起我,徐绍寒,”徐子衿也好,徐绍寒也罢,都极少拿曾经的事情说些什么,今日,若非危机四伏,她段也不会提及。

    可徐绍寒呢?他如何说的?

    他说“我会弥补你。”

    “怎么弥补?”她冷声质问,话语高昂。

    逼仄的气息在病房里流淌而过,屋内的暗潮汹涌与屋外的清冷形成了截然不同的对比。

    “给你想要的一切,”他再度开腔。

    “我想要的你也没给,”徐子衿反驳回去。

    一个心机深沉手段狠厉的男人是不会让人如此逼迫自己去做选择的,徐绍寒自然也是如此,面对徐子衿的逼问,他稍有静默,才道,“一株树干可以长出千万条枝叶,而一件事情也有千万种解决方法,你心知肚明的事情莫来问我。”

    他说着,伸手端起床头柜上的杯子喝了口水,淡淡的姿态,冷冷的腔调,如同他同任何一个下属言语。

    而徐子矜呢?

    心酸纵有千百种,沉默不语最难过,她此时,内心的痛楚好似三言两语可以道明白的。

    “我曾经以为我心知肚明,但现在,”后面的话,不说也罢。

    屋外,吹着下午凉爽的风,秋天是个很奇怪的季节。

    晨起能将你冻得瑟瑟发抖,晌午能让你热的脱衣解物,到了下午时分,温度又逐渐转凉,刮起了料峭的风,哗啦啦的、吹的你面上冷飕飕的。

    一日之内,天气的转变,堪比此时徐子矜的心情。

    她远道而来,要的只是一句定心的话,可徐绍寒并未给她,

    这个男人啊!心思太过深沉。

    汪洋大海都不及他十分之一。

    徐子矜视线紧锁着他,而徐绍寒呢?他如同一个帝王,即便穿着病服也掩盖不了他周身的气场,那云淡风轻的姿态,让徐子矜的心,疼得厉害,

    良久,她将视线移至窗外面,洁白的云朵映衬的她面色更为难看。

    行至如今,徐子矜有时会想,她的存在,到底有什么意义。

    或许、本就没任何意义。

    “我后悔了,”病房里,呢喃话语声响起。

    让靠在床上端着杯子的男人指尖狠狠往下压了压。

    仅是片刻指尖泛白之色转变。

    行至徐绍寒如此段位,商场的起伏也好,政场的动荡也罢,都难以让这人内心有强烈的震动感,除去安隅,徐子矜大概是这世间唯一一个能让他三思的人。

    这种三思,无关爱情。

    关乎的只是一直难以言喻的情感。

    对于徐子矜的这一句后悔,他是如何回答的?

    徐绍寒说“让你后悔,我很抱歉。”

    “但人生在世,每个人都是在不断的后悔中度过,后悔,谴责,反省,而后继续生活。”

    “可我的后悔来自于你,”这是徐子矜今日咆哮的最大声的一句话,大声的让屋外的安隅都听见了。

    在来说说安隅,她依旧是回到屋外坐下,依旧是原先那个位置,今日的她,稍有些可怜,如何说?

    屋子里但凡是有个人进去,她就要退位出来,坐在凉飕飕的走廊里感受着医院特有的阴凉之气。

    这日,徐子矜进去,她出来。

    唤来一旁多的警卫给她倒了杯开水,正端着杯子准备开始喝。

    屋子里一声尖细的嗓音传来,让她将将送到唇边的杯子抖了抖。

    滚烫的开水溅到了手背上,安隅伸手将杯子搁在身旁,而后抬手,擦去手背上的水渍,将视线落向病房门处,想在听点什么,没了声响。

    她想,这该是有多激烈才能让这个徐氏集团公关部经理失了冷静沉稳。

    屋内,她那一声尖细的声响让徐绍寒眉头拧了拧,他许是知晓,病房里的隔音并不好,担忧安隅会听见。

    徐绍寒伸手将手中杯子搁在一旁,伸手扯了扯盖在腿上的薄被,不冷不热的视线落在徐子矜身上;“议事者身在事外,宜悉利害之情,任事者身居事中,当绝利害之虑。”

    徐子矜身处事情当中,却在乎得失顾虑,这一点,最为致命。

    “你知道吗?有时候,你比大哥更适合当一个上位者,你满口的仁义道德之乎者也,用那些冠冕堂皇的话语去哄骗他人,让她们心甘情愿放弃自己的一切追随你,服从你,徐绍寒,若论谋心,无人能与你匹敌。”

    这话,徐子矜说的平静。

    这平静中带着某种绝望。

    而这种绝望,来自于徐绍寒的沉默不言。

    “你怎能对得起我?”她在问,话语中隐隐含着些许撕心裂肺。

    她们生活在不同的世界,徐绍寒出生在山顶之巅,她费尽全力才站在半山腰的位置,只不过是恰好碰上了下山赏风景的他罢了。

    这日,徐子矜离去时,与坐在门口的安隅四目相对,眼眸中对了些许愤恨。

    而安隅想了想,大抵是徐绍寒招惹她了,这人拿她泄愤。

    徐子矜该是愤怒的,可突然,她猝然浅笑,这笑声中夹着一股子同情。

    数秒之后,她转身离去,干脆利落。

    安隅目送她的背影进电梯,这才缓缓起身,端着次性杯子往病房而去。


用户请访问新网址【http://www.tulanyx.com】,非常紧急,旧网址被屏蔽,已经无法访问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进入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说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