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 >> 吾家娇女 >> 第一百零四章 踏雪寻梅
吾家娇女 第一百零四章 踏雪寻梅
    “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诗俗了人。日暮诗成天又雪,与梅并作十分春。”晏萩吃饱,摇头晃脑地吟起诗来,然后她又有了主意,“祖母,祖母,天公应景下了雪,我们明天去踏雪寻梅吧。”

    晏老夫人还没出声,南平郡主抢先开口,“你这丫头,才出来多久呀,真是玩疯了,都快成野孩子了。”

    “祖母,潇潇不是野孩子。”晏萩噘着嘴撒娇道。

    老祖母最吃小孙女这一套,立刻护上了,“我们潇潇才不是野孩子,我们潇潇是乖孩子。”

    乖孙女的要求,宠孙女的祖母自是无所不应,如是明天踏雪寻梅。晏老夫人立刻唤来武庄头,问附近可有梅林。

    “有梅林,往西行给五里地,就有一片梅林,只是前三里路能过马车,后两里路就只能步行。”武庄头禀报道。

    一听后两路要步行,南平郡主立刻道“潇潇呀,是你自己说要踏雪寻梅的啊,这踏就得走,到时不许让人抱。”

    “爹爹和哥哥们又不在这里。”晏萩嘟嘟嘴,言外之意就是抱她的人都不在这里,还有谁会抱她呀。

    “两里路很远的,很辛苦的哟。”南平郡主夸张地道。

    “我不怕,潇潇不是畏惧困难的人。”晏萩给自己鼓劲。

    晏二太太笑道“看来没什么可以阻拦潇潇去踏雪寻梅了。”

    晏萩用力地点头,机会难得,怎么样也得附庸风雅一回,好歹也是名门淑女,踏雪寻梅这种雅事一定要做的。

    “十二姐姐,带小十四去吗?”晏菁乖巧地问道。

    “太远了,又要走路,你就别去了,我摘些梅花回来,让荸荠做梅花糕和梅花糖给你吃。”晏萩笑眯眯地道。

    “好,十二姐姐最好了,小十四最喜欢最喜欢十二姐姐了。”晏菁欢喜地拍巴掌。

    次日清晨,雪霁天晴,马车已经备好,田熙宁得知这事后,跑了过来,“老夫人,我能不能跟着一起去?”

    晏萩从晏老夫人身后探出头来,“屋顶上的小屁孩。”

    “咦,你……红球儿!”田熙宁一眼就认了出来。

    红球儿!

    什么鬼?

    晏老夫人笑道“熙宁呀,这是我家的小十二,你叫她潇潇就可以了,潇潇,这是保清侯府的四四表哥。”田以宁娶得是中山王的孙女广昌乡君,虽然血缘隔得比较远了,但广昌乡君仍是晏萩的表姐,这表姐夫的弟弟也算是表哥。

    又一个表哥。

    晏萩在心里小小的吐了下槽,不过在外一向顾忌着家中颜面的晏十二小姐,嘴上还是乖乖地喊道“田四表哥好。”

    “你好,你好。”田熙宁挠头笑道。

    “熙宁上车吧。”晏老夫人笑道。

    “我骑马。”田熙宁笑道。

    晏老夫人蹙眉道“下雪天骑马太冷了,到车上坐。”要是非骑马,那就别去了。这后半句,晏老夫人没说出口。

    到底不是自家老祖母,田熙宁不好任性,就爬上了车,进车厢一看,里面还坐着个胖嘟嘟,在剥松子的小女娃,“咦,这里又一个红球儿。”

    这红球儿比刚才那个更实质名归,刚才那个是瓜子脸,这个圆盘脸,那个是衣裳穿得太厚,看起来像球,是虚的;这个是肉比较厚,是实心的。

    晏荭把剥出来的几个松子仁塞进嘴里,道“我是晏十三啦!我叫荭荭。”

    “啊,你比她还小些呀?”田熙宁见晏荭比晏萩肥了一圈,还以为她是小十一或者是小十呢。

    “十二姐姐,这人怕是个傻子吧?”晏荭问道。

    晏萩一本正经地道“十三妹妹,实话很伤人心的。”

    “潇潇,荭荭,不可以这么没礼貌。”晏老夫人赶忙阻止两个熊孩子。

    晏萩和晏荭搂在一起嘻嘻笑,晏老夫人向田熙宁表达歉意,“这两个孩子不懂事,爱淘气,熙宁别跟她们一般见识。”

    “两个小表妹,很可爱。”田熙宁大度地笑道,可等晏老夫人转过身去,他就冲着两人扮鬼脸。

    “好幼稚。”晏萩凑到晏荭耳边,状似低声,实则声音并不小,足以让田熙宁听到。

    “比十弟还不如。”晏荭撇嘴道。

    被两个小丫头鄙视,田熙宁颜面无存,捏着拳头,无声地吓唬两人。两个小丫头根本不怕,一个继续剥松子吃,一个抱起了绘着绿萼梅的白瓷春瓶。

    “红,潇潇,去踏雪寻梅,你带个春瓶去做什么?”田熙宁问道。

    “俗人啊俗人。”晏萩摇头叹息。

    “大俗人。”晏荭立刻补刀。

    “哦,我知道了,你们是要去采梅上的雪。”田熙宁兴奋地道。

    “十二姐姐,他还不算蠢。”晏荭评价道。

    晏萩轻嗤一声,“这么浅显的事,是个人都知道。”

    “喂,小丫头,你该不会还在为那天我用雪球砸中你后脑勺的事生气吧?”田熙宁小声问道。

    “哼,本小姐像是那么小气的人吗?”晏萩才不承认她记仇。

    “我十二姐姐胸怀就像大海那么宽广。”晏荭吹嘘道。

    田熙宁呵呵一笑,这话他可不信,不过他大人大量,不与小丫头计较,“融雪煮香茗,此事极雅,我可以帮忙。”

    “不用帮忙。”晏萩拒绝。

    晏荭补充解释,“十二姐姐收集梅花上的雪,是要送给傅表哥的,这是心意。十二姐姐,我说得对不对?”

    “说得没错。”晏萩含笑颔首。

    “傅表哥?”田熙宁想了想,“你是说安国公府的傅无咎?”

    晏荭重重点头。

    晏老夫人回过头,看着笑靥如花的晏萩,眼里有淡淡的忧色,潇潇待无咎有别于他人,上次那个冷蕊茶,送去荣王府和平国公府都是依照各房主母一房一瓶,唯有安国公府,送了三瓶去。

    澄阳大长公主一瓶、安国公世子夫人一瓶,还有一瓶……晏老夫人眉头微皱,是送给无咎的?晏老夫人觉得回京之后,有必要去趟安国公府,请澄阳大长公主赶紧给她的孙儿娶妻,别耽误自家的宝贝孙女。

    田熙宁摸着下巴,若有所思,难怪这两小丫头片子嘴巴这么不客气,原来是受毒舌傅的影响。毒舌名声在外的傅知行又一次为晏萩的毒舌,背了黑锅。

    马车走了三里路就停了下来,接下来就要步行了,雀麦过来,帮晏萩抱着那个春瓶。晏萩和晏荭手牵手往前走,嘴里还哼着小曲,“走走走走走,我们小手拉小手,走走走走走,一同去郊游。白云悠悠,阳光柔柔,青山绿水一片锦绣。走走走走走,我们小手拉小手,走走走走走,一同去郊游。”

    田熙宁听了两遍后,也跟着哼,“走走走走走,一同去郊游。”

    哼着小曲,两小丫头干劲十足地往前走,还真没吵着要人抱,硬是走到了栽满梅树的那个小山头;梅树是特别栽种的,为了让赏梅的人方便上山,路也是专门修过的,铺着雕刻着精美图案的青石板。

    众人拾级而上,不多时就到了那片梅林。白梅、红梅、粉梅、青梅,各色梅花开满枝头,有单瓣有重瓣,花香四溢,美不胜收。晏萩和晏荭穿梭在梅树之间,一个赏花兼扫雪,一个赏花兼吃花。

    “十二姐姐,这花不好吃。”晏荭塞了朵红梅花儿进嘴里,晏五太太瞧见了胆颤心惊,这梅花儿应该没毒吧?虽然这个女儿是憨吃货,可谁让她就一儿一女。要是多几个孩子,这个……这个她也舍不得。

    “这么吃当然不好吃啦,你摘一些梅花带回去,我让荸荠熬梅花粥、腌梅花糖、做梅花糕。”晏萩说着自己的口水就快出来了。

    田熙宁扭头看着她,满脸惊愕,先前他是真以为这红球儿是个风雅之人,敢情只是伪装,本质上就是个爱吃的俗人,也对,若不是爱吃,怎能想出那种新奇的火锅吃法。

    晏萩没注意田熙宁看她的眼神,她认真地收集梅花上的雪,很快就收集好了大半瓶,“啊啾”雪水冰凉冷得她打了个喷嚏。

    南平郡主微微蹙眉,看了眼女儿。

    “啊啾”晏萩打第二个喷嚏了。

    “潇潇啊,不要玩雪了,快过来。”南平郡主不得不开口了。

    “马上就好了。”晏萩想要装满一瓶,“啊啾,啊啾。”连打两个喷嚏。

    “潇潇啊,心意贵精不贵多。”晏老夫人亦开口道。

    晏萩想想也对,如是乖乖把瓶子塞好,让雀麦抱着,她跑到南平郡主身边,接过母亲递来的手炉,抱在怀里。

    这时从山头的另一边亦上来一群赏梅的人,多是身着儒生服的男子;晏家这边除了几个护院,亦是女眷。晏老夫人见状,道“梅花赏过了,我们下山回去吧。”

    田熙宁折下一枝梅花,笑笑道“表哥没来,我折一枝回去让他供在瓶中。”

    晏萩讶然道“你还挺有心的嘛。”

    “别小瞧人好不好?本少爷的有胸怀亦跟海一样宽。”田熙宁傲矫地道。

    晏萩撇撇嘴,小声嘀咕,“是脸皮比城墙还厚吧。”

    晏家一行人原路返回,却不想一书生出声道“那位披蓝斗篷的小姐,请留步。”

    今儿晏家八位小姐,只有晏芬披的是蓝色缎面斗篷。晏芬脚步一缓,那书生就走了过来,手里托着一张手绢,“这手绢,可是小姐遗落的?”

    晏芬看了眼那手绢,素白的丝绢上绣着鲜红的牡丹花儿;牡丹虽是富贵花,却过于浓艳,家中姐妹无人喜爱,更不会绣在手绢上。晏芬浅笑摇头,“这不是我的手绢儿。”

    言罢,晏芬赶紧快走几步,追上姐妹们。

    那书生将手绢儿塞进衣袖,看着晏芬的背影,吟道“佳人佩明月,笑语含春姿。手握一枝春,照影沮汉湄。”

    “少年见佳人,神魂皆醉倒。”一个穿青色长袍的书生走过来笑道。

    “不知是哪家的小姐?”那书生一脸神往地问道。

    “范兄,我劝你还是别多想了,那位小姐不仅身边有婢女跟着,我瞧着还有护院,不是官家千金,也是富家姑娘,你个穷书生,就别痴心妄想了。”青色书生笑道。

    “魏贤弟此言差矣,待明年我秋闱高中,来年春闱再折桂,要娶那位小姐,想来也不是什么难事。”姓范的书生意得志满地道。

    魏姓书生笑着拱手道“那我就在此预祝范兄大登科后小登科,喜上添喜。”

    范姓书生朗声大笑,他这样的少年才俊,只有官家千金才配得上。

    两书生的对话,晏家人自是无从知晓,下了山,又走了两里路,不仅晏萩恹恹的,就是晏老夫人亦有些疲倦。晏二太太见状,就腾出一辆马车给田熙宁坐,晏荭则上了晏五太太坐的马车。

    晏老夫人和晏萩上了马车,桃缘跟了上去,移开坐垫,打开下面的箱子,从里面拿出一床小被子,放好坐垫。晏老夫人搂着晏萩靠在大软枕上,桃缘将被子搭在两人身上。

    车轮滚滚上前,不多时就回到了庄子上,南平郡主看着打不起精神来的女儿,心疼不已,“潇潇,来,娘抱。”

    晏芗见晏萩闭着眼,头耷拉在南平郡主的肩上,嗤笑了一声,前世的晏萩春日竹林听雨,夏日泛舟湖上,秋日饮酒赏月,冬日踏雪寻梅,做尽风雅之事;今生就那娇弱的身子,怕是只能缠绵于病榻了。

    晏二太太则吩咐婢女,“我出门前吩咐厨房熬的祛寒茶,赶紧送上来。”

    凡出去踏雪寻梅的人,每人一碗,就是自诩身体强壮如牛的田熙宁也不例外。喝了袪寒茶的田熙宁拿着那枝梅花回房,向赵岩卿献宝,“表哥,我找了许久,才折到这枝最好看的梅花回来给你,不用太感激。”

    赵岩卿斜他一眼,道“你到是挺自在的。”

    “没什么不自在的,晏老夫人和蔼可亲,别说住十天半个月的,就是住个一年半载,也是可以的。”田熙宁笑嘻嘻地道。

    “我可没你脸皮那么厚。”赵岩卿没好气地道,打扰这么久,他已经很不好意思了,这人还想住一年半载,简直……简直就是厚颜无耻。

    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厚颜无耻的田四少,叫武小北找来花瓶,将梅花插在瓶里,哼着小曲,捧回了自己的房间。赵岩卿嘴角微微抽搐,那花好像是说送给他的吧!

    8.。.8.


用户请访问新网址【http://www.tulanyx.com】,非常紧急,旧网址被屏蔽,已经无法访问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进入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说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