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 >> 金凤华庭 >> 第三十九章 下令(二更)
金凤华庭 第三十九章 下令(二更)
    任谁也想不到,张宰辅张桓,原来是南齐与南梁结盟联姻而生。一句话,就说明了他为何通敌卖国。他本就是南齐与南梁的人。

    他今年五十八,也就是说,他隐姓埋名,三十年前来到大楚,从科举考起,一步步官运亨通,官至宰辅,是南齐和南梁埋在大楚最明面上也是最深处的奸细,也是南齐和南梁扎入大楚腹部最锋利的剑。

    皇帝被震懵的好一会儿没说话。

    张宰辅癫疯够了,似乎有了闲谈的心情,徐徐道来,“我母亲是梁国公主,父亲是南齐皇子,我的出生是南齐与南梁结盟的产物。两国虽然结盟,但也互相防范,我流着一半南梁的血液,注定做不了大位,在我十五时,父皇找我做了一次深谈,问我愿不愿意打入大楚内部腹地,来做内应,不管用多少年,无论成功失败,南齐的史册,总记我一功,比我做个闲散王爷,历史上只记个名字的好。于是,我便答应了。”

    “我在大楚三十年,小事可以忽略不计,我做过三件大事儿。一件是陛下登基的劫粮案。一件是八年前的玉雪岭之战,还有一件就是派大批杀手刺杀安华锦。前两件事都成功了,最后一件事失败了。没想到我这一生,败在一个小丫头手里,小看她了。”

    皇帝目疵欲裂,“八年前,玉雪岭之战,是你从中作梗?”

    “我是从中作梗没错,安家父子三人的命不是陛下乐意见的吗?”张宰辅讽笑,“若没陛下纵容,我何以会那么顺利?”

    皇帝铁青的面色一僵,周身都抖了起来,“朕没想过让他们父子三人都死!”

    “陛下是没想过赶尽杀绝,陛下还要安稳住南阳军好好为大楚尽忠。陛下想留一个人,最好是年幼的那一个,您好掌控他,也好顺便掌控南阳军。但老臣又怎么会如陛下的愿?老臣要的就是安家的人全部都死,然后南阳军乱。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安家的男儿都死绝了,但依旧惨胜了。到头来,老臣反而因要杀一个小丫头,阴沟翻船,栽了。”

    皇帝闭了闭眼,“是朕眼瞎。”

    “陛下不止眼瞎,心也瞎。”张宰辅毫不客气,“先皇比陛下精明的多,臣在先皇时期,不敢动作,老臣推陛下登基,原因就在此。”

    皇帝气的上不来气,堂堂帝王,真是被他愚弄在手掌心,他恨不得现在就打开牢房的门冲进去杀了他,但这么干脆地让他死,怎么能够解气?他已不想看见他,但又不想让他痛快地死了。于是,他转身冲出了牢房。

    张公公听到脚步声冲出来,立马悄无声息地又退出了老远,装作刚刚什么都没偷听见。

    皇帝大步冲出来后,阳光打在他身上,依旧不能让他觉得暖和,浑身发冷,唇齿似乎都是冷的掉冰渣,他站在刑部天牢的门口,大口大口地喘了好一会儿气,才对战战兢兢地看着他的刑部尚书下令,“折磨他,用最折磨人的法子,但是不准让他死了。”

    “是!”

    “若是死了,朕唯你是问。”

    “是!”

    刑部尚书心里咯噔一声,看来陛下恨张宰辅真是恨的牙痒痒,哪怕凌迟处死,都不用了,要用最折磨人的法子让人生不如死。他打起十二分的小心,觉得此事一定要办好,否则他的乌纱帽怕是戴不住。

    皇帝上了玉辇,折返回了皇宫。

    在回皇宫的路上,皇帝就犯了心口疼,疼的受不住,大吐了一口血,晕厥了过去。

    张公公吓坏了,连忙吩咐人转道直接去太医院。

    来到太医院,一众太医们看到昏迷不醒的皇帝,都吓的慌了神,把脉后得知陛下是急火攻心,吐出血来,反而是好事儿,才松了一口气。

    张公公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在太医诊治完,连忙将人送回了皇宫。

    皇帝足足昏迷了一日,转日醒来,已是傍晚,天色将黑不黑,他睁着眼睛看了一会儿棚顶,对外喊,“张德。”

    张公公连忙从外面跑了进来,一脸惊喜,“陛下,您总算醒了。”

    皇帝由张公公扶着坐起身,“朕睡了多久?”

    “足足一日,真是吓坏奴才了。”

    皇帝深吸一口气,“朕昏睡之事,多少人知道?”

    “回陛下,因您在从刑部出来回宫的路上犯的心痛昏迷,奴才一时慌了神,便知道让玉辇去了太医院,此事没法瞒,知道的人不少。”张公公立即跪地请罪,“陛下恕罪。”

    “罢了,你起来吧。”皇帝摆手,脸色苍白,“淑贵妃呢?”

    “贵妃娘娘如今还安稳地待在霓裳宫呢。”张公公站起身,偷偷打量皇帝一眼,“据说贵妃这几日都以泪洗面……”

    皇帝冷笑一声,果断地吩咐,“你带着人,分别去霓裳宫与二皇子府,各赐一盅毒酒,送他们上路。”

    张公公一惊,脱口惊呼,“陛下?”

    “让你去你就去!”皇帝隐着怒意,“不是朕容不下他们,是朕实在没法容下他们了。他们必须死。”

    他可以允许张宰辅哪怕通敌卖国他都能够不牵连淑贵妃和二皇子,毕竟是他的女人与孩子,但是他不能够允许淑贵妃与二皇子的身上流着南齐与南梁的一半血脉。

    只能怪他们不会投胎了!

    “是!”张公公不敢再反驳,试探地问,“老奴传旨前去,是秘密进行,还是光明正大地去?”

    “秘密去!对外只说淑贵妃与二皇子受不住张宰辅犯案,齐齐悲恸过度,暴毙身亡。”皇帝找出理由,他不可能让世人觉得他愚昧被人玩弄近二十年。

    “是。”张公公领命去了。

    皇帝让人三更死,那就绝对不会拖到五更。

    所以,张公公先是去了淑贵妃处,淑贵妃看到托盘里的毒酒,猛地睁大了眼睛,一脸的不敢置信,须臾,吵着要见陛下,张公公哪里再给她机会,让人架着她掰开了嘴,一盅毒酒灌了下去。

    淑贵妃到死都没闭上眼睛,死都不敢相信,陛下会真杀了她。而且不见她,不给她一个面陈的机会。她以为陛下会舍不得杀她的,若是真想杀她,在张宰辅刚犯事儿时,她就被赐死了,不至于等了这么多天。

    张公公亲眼见淑贵妃吐了黑血断了气,然后带着人又出宫去了二皇子府。

    二皇子见了张公公端来的毒酒,他也不敢置信地睁大眼睛,一张脸煞白煞白的,喃喃地说,“不可能……不可能……父皇不会杀我……一定是弄错了。”

    张公公怜悯地看着二皇子,“贵妃已经上路了,二皇子请吧。”

    “我要见父皇!”二皇子同淑贵妃一样提出要求。

    张公公笑,“二皇子见不到,陛下不想见您,老奴愿您在黄泉路上走好,贵妃娘娘也刚走,您快些,还能赶得上去九泉下对贵妃娘娘尽孝。”

    “父皇明明最喜欢我,哪怕外祖父犯案,父皇也不会杀了我……”二皇子连连后退,后背撞翻了桌案,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

    张公公对身后使颜色,大内侍卫上前,迅速地拿下二皇子,张公公上前,在二皇子挣扎不开以及双眼恐惧地放大下,将一盅毒酒灌进了他的嘴里。

    二皇子同样吐了一口黑血,死不瞑目。

    张公公帮二皇子合上眼睛,扔了空酒杯,站在一旁面无表情地说,“二皇子别怪老奴狠心地送您上路,要怪就怪张宰辅。谁让您是他的外孙呢。”

    张公公痛快利落地办完了两件差事儿,回宫交差。

    皇帝夸了张公公一句,不露一丝伤痛。

    孤寡帝王路,摒除七情六欲,这一刻,张公公激灵灵地打了个寒颤,似乎才认识了这位他伺候了大半辈子的帝王,冷酷的很。一个是他的宠妃,一个是他较为疼爱的皇子,果断地下令,再无半句话,与他果断下令赐死诚太妃,倒也有相通之处。

    当日夜,宫中和二皇子府同时传出消息,淑贵妃与二皇子因悲恸过度暴毙而亡。皇帝下令,将淑贵妃夺取贵妃封号,贬为美人,随意安葬,二皇子葬入西陵,一切从简。

    ------题外话------

    月票,么么

    8.。.8.


用户请访问新网址【http://www.tulanyx.com】,非常紧急,旧网址被屏蔽,已经无法访问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进入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说 |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