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 >> 我怎么就火了呢 >> 第二百九十七章 多数派,少数派
我怎么就火了呢 第二百九十七章 多数派,少数派
    遭了!

    方别大危机!

    写到这里的时候,写剧本的方别自己都笑了。

    在文档里面写自己的名字然后说什么大危机感觉怪怪的。

    另外不得不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此处写的都是熟人名字的原因,方别脑子里已经有脑补的画面了。

    比如大小姐,她此刻就是半眯着眼睛两边嘴角微微向上咧。

    然后那漂亮的眸子中却没有丝毫感情,甚至还失去了高光。

    唔感觉有点儿可怕。

    剧本继续。

    现在方别的形式岌岌可危。

    那三个自己的仇人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上风。

    也就是说只要他们愿意,今天晚上被投出局的人百分之百就是方别自己!

    这时候,那个组的死胖子刘芒也跳出来了。

    他就是三个劫匪之一,也是捅了自己十八刀的主力选手。

    这家伙觉得是方别害死了他们,所以他忽然变得嚣张起来。

    剧本中,这死胖子要求方别下跪叫爸爸。

    组另外四个人看不下去了。

    但方别马上下跪照做。

    他表示刘芒是自己爸爸,但自己没有爸爸,所以刘芒人也没了。

    这就叫做极限一换一。

    这时候,组的其他人也反应过来了。

    现在组因为少了一个人,所以事实上组这边的五个人都变成了少数派。

    也就是说只要组愿意,那么他们可以随意让组任何人被淘汰下地狱。

    反应过来的赵秋梅马上去组搭讪其他男性,并且悄悄嘱咐同属组的其他人也照做。

    现在想要活下去,就只能努力讨好对面的六个人。

    组其他人也都马上明白过来,然后分别在工作的时候找到组的某一个人讨好,包括端茶倒水等等。

    顺便一说,因为这个剧本要过审,所以不会有任何搞颜色的行为。

    写到这里,方别叹了口气。

    这就是他讨厌“朋友”的原因啊。

    进入社会之后,人与人之间很少会有什么纯粹的友谊了。

    上学的时候,我们可能因为游戏,亦或是篮球足球之类的体育活动成为朋友。

    但步入社会就很难了。

    甚至由于发展的不同,与过去学生时代的朋友那种单纯的友谊也会变味儿。

    金钱、地位、人脉等等都会形成一道看不见的鸿沟。

    在这里,想要成为对等的朋友关系真的很难。

    下属与上司很难成为朋友所有员工私下里创建微信群吐槽领导的事情难道不是很常见?

    同事与同事很难成为朋友互相之间的竞争关系,跟其他同事一起吐槽某一个同事这种事情也屡见不鲜。

    可即使如此,人们还是会努力迎合这个社会,努力迎合朋友。

    哪怕他们聊天的话题你完全不感兴趣。

    哪怕朋友间的聚会你其实根本就不想去。

    但没办法,人类就是这种害怕孤独的社会性动物。

    为了不被排挤梳理,哪怕再讨厌对方,当见面的时候,大家还是脸上带着笑容努力寒暄着,可背地里还不知道怎么说他的坏话。

    这就是社会人的朋友关系。

    不过这只是方别自己悲观消极且略显三观不正的看法罢了。

    如果是大小姐的话,肯定不会这么想的。

    因为她曾经说过,她交朋友不在乎对方有没有钱,反正都没她有钱。

    方别挠了挠头。

    他前世上一个说这句话的人,现在怕是有些不太好过

    回到剧本。

    虽然组的五人都在努力讨好着组的六个人,但刘芒并不打算放过他们。

    他说要玩儿一个游戏,甚至还特么想笑。

    三天后,组会流放组中最没用的一个人。

    方别的内心好无波动。

    毕竟像这种敢抢银行而且一言不合就拔刀捅人的人渣,他会这么好心放过别人?

    现在这样说,也不过是抱着“猫捉老鼠”的找乐子心态罢了。

    这时候帮助他们一起流放组自己人的李博才明白过来自己是被他们利用了。

    于是他便要找刘芒理论。

    但刘芒却并不搭理他,而是表示现在就是要你们跪舔!

    你跪舔的让我们舒服了,那就放过谁!

    和方别同属组的吴凯皱眉表示这跟奴隶有什么区别?

    那可恶的黑长直苏沐凛却说这才不是什么奴隶,这就是“民主”的真谛呀。

    少数服从多数,人数多的一方,就是“正确”的。

    组五个人没办法,只能一边讨好组的人,一边继续做着摆多米诺骨牌的工作。

    晚上,吴凯抱怨了刘芒几句,可第二天马上就被对方知道了。

    方别瞬间醒悟过来。

    自己组这边有二五仔内鬼!

    但他却并不觉得意外。

    所谓讨好的最好手段,难道不就是告密吗?

    一如上学的时候悄悄告老师的学生。

    一如工作的时候悄悄找上司或者老板打小报告的同事。

    方别叹了口气,他知道最艰难的时候就要来了。

    猜忌的种子,已经在组五人内部埋上了。

    果不其然,从第四天开始,刘芒便各种找茬。

    他先是当中宣布从今天起,方别就不准吃完饭了,否则就直接流放他。

    虽然吃晚饭的时候两组都是在自己的休息区内吃的。

    但现在嘛

    谁知道组另外四人中哪个是二五仔?

    亦或者全都是

    之后刘芒又变本加厉,他要求组另外四人都骂方别是畜生杂种,谁不骂,就投票淘汰谁。

    李博顶不住压力,第一个骂了出来。

    然后其他三个人也就跟着一起骂了。

    人都是有从众心理的嘛,只要有人带头,那什么都敢做。

    自古以来便是如此。

    面对刘芒与日俱增的侮辱,方别并没有什么激烈的反应。

    因为他明白,只要自己表现出丝毫不爽的样子,那么自己必将被投票淘汰,而且那种无能狂怒的样子,说不定才是对方最想看到的。

    时间很快来到了三天后。

    前两个晚上是风平浪静无人被淘汰。

    但昨天晚上有人被淘汰了。

    没错,刘芒觉得那个人就是方别!

    因为三天前他就宣布过,要在三天后流放组最“没用”的“废物”。

    其实他早就已经决定要流放谁,那就是害他被警察击毙的方别!

    这三天的时间,只不过是他想要折辱方别的三天!

    因为游戏中的玩家禁止使用暴力,所以他只能用精神侮辱的方法来折磨方别。

    但他一开始就没打算放过方别!

    就在主办方要宣布昨夜被投票淘汰的人是谁的时候,组劫匪三人组中的第三个人罗维站了出来。

    他询问主办方,如果是趁着被淘汰的人被抹除之前,狠狠揍他一顿的话算不算违反规则。

    主办方表示因为人已经被淘汰,所以理论上来说即将下地狱的他已经和这个游戏无关了,所以不算违规。

    于是罗维走到方别面前摩拳擦掌,巨高临下的表示早就想揍他一顿了!

    要不是因为方别,他们现在早就拿着钱逍遥快活去了!怎么可能会在这里摆什么扯淡的多米诺骨牌?

    方别,你就带着精神和**的双重折磨,然后痛哭着下地狱去吧!

    方别沉默不语。

    罗维摆好姿势,准备等主办方宣布方别被淘汰且尚未被抹除的那一瞬间打爆他的头的时候,主办方宣布了昨晚被投票淘汰的人名。

    那个人正是罗维!

    趁着罗维懵逼的一瞬间,方别一脚狠狠踹在他的胯下,然后就这样看着以姿势跪倒在地的罗维像被橡皮擦抹掉一样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然后方别笑了。

    这是他进入这个莫名其妙的“朋友游戏”之后第一次露出微笑。

    他看着刘芒,微笑道:“就你叫刘芒是吧?”

    “现在是不是该你下跪了?”

    刘芒怒不可遏的表示就算被淘汰一人又如何!这样自己组这边也不过就是跟组人数五五开!

    大家都是五个人,你凭什么威胁我?!

    方别不屑地掏了掏耳朵,然后笑了。

    真是个沙雕!

    投票淘汰别人需要超过一半的票数。

    可组现在就只有五个人,那么淘汰掉那个劫匪罗维,最少也需要六票。

    也就是说你们组中出了叛徒啊!

    现在你刘芒,才是那个少数派啊!

    就像你们说的那样。

    这就是“民主”嘛,多数派,才是正确的一方!


用户请访问新网址【http://www.tulanyx.com】,非常紧急,旧网址被屏蔽,已经无法访问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进入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说 | 推荐本书